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环球视野 / 正文

美国新丝绸之路战略探析(3)

2013-04-19 14:07:00 作者: 赵华胜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在美国中亚、阿富汗、南亚政策的嬗变中,新丝绸之路战略是迄今为止的最新政策,反映了美国对这一地区最新的思路和设计。

四、对新丝绸之路战略的评估

对于新丝绸之路战略可能的成败,不应做简单的判断。新丝绸之路战略是一个阔大的进程,内容繁复,过程漫长,因此简单地判断它成功还是失败并不适用。以终极目标来衡量,新丝绸之路战略的成功遥遥无期;从过程的角度,则新丝绸之路战略在逐渐推进。在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上,美国预期的效果很难完全达到,但在推进区域经济的联系上,新丝绸之路战略会有所成效。对于解决阿富汗问题,新丝绸之路战略是正确的途经,但它需与其他措施配合,不可能短期见效。

新丝绸之路战略面临的困难显而易见,它的大部分困难也是任何其他区域一体化进程必然遇到的。美国对此也有认识。按照美国助理国务卿布雷克的看法,新丝绸之路战略的主要问题是地区不稳定、恐怖主义威胁、地区贸易水平低、社会贫困、妇女就业困难以及一些国家的非建设性行为等等。

新丝绸之路战略最大的挑战还是地区,特别是阿富汗的安全和稳定。新的天然气、电力、铁路以及贸易通道都要经过危机四伏的阿富汗南部,投资者顾虑重重,安全性没有保障,尤其是阿富汗前景未见明朗,未来的阿富汗将渐趋稳定还是走向混乱难以断定,这给新丝绸之路战略造成了极大的不确定性。如果阿富汗局势失控,则新丝绸之路战略也必遭噩运。有学者指出,新丝绸之路战略对地区贸易繁荣的预期也过于乐观,过去许多预测都被证明离事实相距甚远,包括亚行的预测。而且,中亚国家经济规模小,与南亚地区的互补程度不高,再加上高昂的运输成本,中近期不能指望中亚和南亚贸易大规模增长。对于新丝绸之路战略的可持续性也有怀疑。有学者认为,在美国从阿富汗撤军和国内财政面临压力的情况下,继续在财政上支持现在看来难以独立支撑的交通设施大有问题。(23)伊朗问题也是一个缺陷。新丝绸之路战略把伊朗排斥在外,而伊朗不仅是阿富汗的邻国,还是阿富汗特别重要的贸易伙伴,两国的年贸易额约达15亿美元,有观点认为没有伊朗的参与新丝绸之路战略难以实现。(24)本地区国家间关系也是一个难题。一些国家间的矛盾对新丝绸之路战略造成困难,如水资源矛盾。向南亚输出电力需新建或改建水电站,这会引起来自下游国家的阻力。更主要的是,国家间的竞争性关系影响到各国在新丝绸之路战略中的齐心协力。

尽管如此,美国对新丝绸之路战略抱乐观的期望。伯恩斯副国务卿曾把中亚与多年前的东南亚做过比较。东南亚国家在建立东盟的过程中也曾经是问题重重,但东盟却建立和发展起来。他认为东南亚做到的事情,中南亚国家也可以做到。(25)

按照新丝绸之路战略的设想,它将给中亚带来机会,给阿富汗带来稳定,给南亚带来能源。虽然说,新丝绸之路战略对这三个地区都将产生影响,但最深刻的影响应是在中亚,或者说,因新丝绸之路战略发生最大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改变的是中亚。新丝绸之路战略不能解美国在阿富汗问题上的燃眉之急,南亚的能源问题对南亚国家确实重要,但对美国不是切肤之痛,因此,在阿富汗和南亚问题上,新丝绸之路战略为美国所需,但迫切性并不突出。而且,对于美国的阿富汗和南亚政策来说,新丝绸之路战略不是其总体性政策,而是其总体性政策的一部分。美国的阿富汗政策包括多种安排,地区经济合作只是其中之一。美国的南亚政策特别是对印度政策则有更广的范畴和内容,远不是新丝绸之路战略所能概括的。而唯有对中亚来说,新丝绸之路战略具有整体性地区政策的性质。尽管美国的中亚政策也还有许多其他特别内容,但比新丝绸之路战略层次更高和更具综合性的框架难以看到。由此判断,至少从客观上说,而且主观上也有可能是如此,新丝绸之路战略的目标重心是在中亚,虽然阿富汗和印度的重要性不能否定。新丝绸之路战略的方向虽是双向的,但从中亚向南亚的流向是主流。新丝绸之路战略是把中亚的油、气、电输往南亚,把中亚的商品销往南亚。在政治和经济上,它是把中亚拉向南亚,使中亚进入以印度为中心的地区体系,而不是相反。

中国应对新丝绸之路战略持什么立场?这个问题对中国外交来说虽不迫切,但也是一个重要的政策选择。

新丝绸之路战略有明显的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含义。它排斥俄罗斯、伊朗和中国。这种排斥不是指参与上的拒绝,它可能不会拒绝中国和俄罗斯参与其项目,甚至可能欢迎中俄的投资。这种排斥是指它把俄罗斯、伊朗以及中国排斥在美国欲构建的中南亚地区体系之外。无论从地理位置还是经济联系来说,中国和俄罗斯与中南亚地区都密不可分,但在美国的新丝绸之路战略中,中国和俄罗斯却不见踪影。这种情况的出现并非是因为经济上缺乏合理性,而是因为中俄的政治身份。这表明新丝绸之路战略在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有与俄罗斯和中国竞争之意。事实上,新丝绸之路战略在相当大程度上受地缘政治思维的主导,它的地缘政治目标是防止中亚完全为俄罗斯和中国所控制,它的地缘经济目标是使中亚不对俄罗斯和中国形成依赖。这是新丝绸之路战略心照不宣的含义。新丝绸之路战略对伊朗的排斥则是公开的,而且也完全拒绝伊朗参与的可能。美国支持修建从土库曼斯坦到南亚的天然气管道,但对修建从伊朗到巴基斯坦天然气管道却持反对立场,并劝阻印度和巴基斯坦参加这个项目。当然,也必须指出,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含义只是新丝绸之路战略的一个方面,而不是全部,仅仅从这一角度理解新丝绸之路战略是片面的。

中亚大国关系也使新丝绸之路战略增添了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的色彩。尽管不是“大游戏”的重演,但大国之间在中亚的政治竞争一直在进行,俄、美、中是其中三个最大的角色。能源和基础设施建设是竞争的重要体现,三个国家都在努力推动中亚的区域一体化,都在中亚进行能源和基础设施建设,但却是向着不同方向。这一背景也不能不使人们从地缘政治的角度来看待新丝绸之路战略。

新丝绸之路战略对中国具有挑战含义,那么,这是不是意味着中国对此应持反对立场呢?回答是“不是”。新丝绸之路战略受到了本地区国家的支持,反对一个本地区国家支持的政策既不明智,也不正确,而且不仅作用不大,效果还可能适得其反。新丝绸之路战略以区域经济合作为形式,这符合地区的利益,也是大势所趋,中国不能逆势而动。而且,中国没有理由在自己进行区域合作的同时反对他国的区域合作。至于新丝绸之路战略是美国主导的,而美国不是本地区国家,这确实使人对美国的意图产生怀疑和猜测,但却不是反对的充分理由,它也不会得到本地区国家的理解。大国在其他地区发挥作用是客观现实,关键在于什么作用。而且,否定别人在逻辑上也意味着否定自己的同等权利。

新丝绸之路战略会对中国在中亚的地位产生影响,并可能给中国在中亚的能源和经济利益带来流失。但它的影响不全是负面的。中俄美从不同的方向将中亚与周边相连,最终的结果很可能不是中亚被分割成不同区块,也不是中亚被某一个国家控制,而是殊途同归,它们汇聚于中亚,形成大区域联通。在这个大地区交通和经济网络中,各国都可能获益,而大国的获益程度取决于其影响力,特别是经济影响力。经济具有自发的内动力和不可抑制张力,不管有什么政治阻隔,它都会顽强地渗透到这个四通八达的区域经济系统中。中国是这一地区最大的经济体,经济张力最为强劲,越是开放的区域联系,对中国越是有利。如果说对竞争有担心,那首先也不应是中国。还应该看到,新丝绸之路战略也在克服中南亚区域经济合作的顽疾,即种种制度性、行政性、社会性弊端,如规章制度不合理、过境程序复杂、通关速度缓慢、官僚作风严重、贪污腐败泛滥、执法环境不良等等,新丝绸之路战略如能对此有所改善,则它会成为通则,中国也会分享。

假使新丝绸之路战略能取得某种成功,中亚的地缘政治态势将发生改变,这一地区周边的力量中心将不再只是俄罗斯和中国,而是俄罗斯、中国和印度及印度背后的美国。中亚将处于三大周边力量的作用之下,反过来说,中亚也将可利用三大力量左右平衡。这种形势不是中国所主动希求的,它会对中国有某种消极影响,使中国在中亚的相对地位降低。不过,另一方面,它对于中俄在中亚的地缘政治结构也可能产生优化的效果。新力量中心的加入给中俄关系增加了一个结构性变量,可缓解中俄在地缘政治结构构成上先天紧张。但是,如果俄罗斯与新力量中心形成联合,则会对中国形成更大的压力,因此说,这是一个变量。

新丝绸之路战略有可能对上合组织提出横生枝节的问题。一个问题是:在阿富汗问题上,它可能会减弱上合组织地缘经济上的优势。上合组织以包括绝大多数阿富汗邻国为特点,认为这是它的最大潜力。新丝绸之路战略为阿富汗与其邻国的合作提供了新的平台,它无须通过上合组织也可进行区域经济合作。当然,它把俄罗斯、中国和伊朗排斥在外,因此它在地缘经济代表性上仍不及上合组织。另一个问题是:如果新丝绸之路战略发展顺利,它是否会导致出现新的区域合作组织或机制?这当然将是某种以印度为主导的中亚-南亚合作机制。如果出现这种情况,它对上合组织的影响将是极大的。在印度未被接纳为上合组织正式成员的情况下,这一问题尤其值得提出。

至于中国对新丝绸之路战略的政策,简而言之,可以概括为不反对,不主动,从中国的需求出发,视情参与,但不以参与新丝绸之路战略为名。

责任编辑:李卫公
来源: 《新疆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1 2 3 4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