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经济民生 / 正文

经济学人:廉价中国的终结

2012-12-25 07:44:22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我们很难跟上正在快速变革的中国,旧的成本集约已经像长袍马褂一样过时,下一步将是有趣的:中国要么创新,要么慢下来。

坐渡船从香港到深圳,巨大的广告牌展示在你面前:“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深圳是中国制造业的重镇之一。

中国是现在的世界工厂,2010年起它的电视,智能手机、钢管和其他产品的产量都超过了美国。全球制造业的五分之一在中国。中国制造业提供的产品数量之多,价格之低廉,甚至遏制了许多贸易伙伴的通货膨胀。但中国廉价的时代可能即将结束。

中国制造业成本正在飙升

这首先发生在传统制造业密集的沿海地区(见地图)。土地价格上涨、环境和安全法规和税收都是重要因素,但最关键的还是是劳动力成本。

中国工业密集区

3月5日,渣打银行——一家投资银行,发布了一项200家香港制造商在珠江三角洲运营情况的调查。它发现工资已经上涨了10%。富士康是一家台资合约制造商,它为苹果公司制造iPad和其他产品,在深圳的工厂里,工资在上个月上调了16 - 25%。

“不像以前那么便宜了”,Kolcraft是一家在中国南方制造手推车的公司,它的一位合同承包商Dale Weathington如此感叹。“在过去的四年中,劳动力成本上升了20%”,他抱怨道,中国的沿海省份正在失去他们对内地工人的吸引力。这些农民工经常在春节前夕回家。前几年Weathington95%的员工要返乡,今年只有85%。

Kolcraft的情况是典型的。当上海美国商会问询其成员他们最近最大的挑战时,91%的回答是“成本上升”,之后才是腐败和盗版。广东蓝领工人的劳动力成本(包括福利)一年上涨了12%,在上海这一数字是14%(按美元计算,2002-2009年间)。根据罗兰贝格咨询公司的数据,菲律宾和墨西哥的这一数字为8%和1%。

Joerg Wuttke,中国欧盟商会一位资深的实业家,预测:到2020年中国制造的成本可能会翻两番到三番。AlixPartners,一家咨询公司,提供了另一个有趣的推断:如果每年中国的货币和运输成本上升5%,工资每年上升30%,到2015年在北美制造将和在中国制造然后运输至美国一样便宜 (见图表)。事实上,效果可能来得更慢,但趋势是明确的。

中国制造的成本优势将逐渐消失

如果中国变得不再廉价,那谁来取代它呢?工厂将会转移到劳动力便宜的贫穷国家吗?这是传统的看法,但这是错误的。

中国制造了世界五分之一的产品

中国的优势

PPC为电视做连接器的Brian Noll表示,他的公司认真考虑将其运营搬迁到越南。那里劳动力便宜,但越南缺乏可靠的供应商的服务如镀镍、热处理和特殊冲压。最后,PPC决定不离开中国。相反它在上海附近的工厂添购了自动化设备取代一些(但不是所有)工人。

“中国以外的国家劳动力成本通常低30%,”通用电气副总裁John Rice说,“但这通常被其他问题抵消,特别是缺乏可靠的供应链。”通用电气在越南开设了一个制造风力涡轮机的工厂,Rice说:“中国的人才是最重要的吸引力,廉价劳动力并不那么重要。”由于他的工厂靠近中国国营船厂,他能聘到世界级的焊工,“胜任工作的能力总是比成本更重要”,他说。

Sunil Gidumal在香港注册了一家企业,它为Harrods,Marks & Spencer及其他零售商制造饼干外包盒。他在广东设立了工厂,过去的四年里,工资成本已经翻了一倍,工资在工厂的总成本中占了三分之一。他说,斯里兰卡的工资比中国便宜35 - 40%。但是他发现那里效率太低。所以他在中国保留一个较小的工厂为美国和中国的国内市场服务。只有运往欧洲的罐头是在斯里兰卡制造,因为运输成本低于中国。

Fung Global Institute(一家智囊公司)的Louis Kuij注意到:一些低技术含量、劳动密集型行业,如T恤和廉价的运动鞋,已经离开中国。一些公司正在使用一种“中国+1”战略,即在中国之外找一个国家建设后备工厂和研发基地。

尽管成本飞涨,但中国的沿海地区仍有优势。首先,它接近蓬勃发展的中国国内市场,这是一个巨大的优势。其他任何国家都没有中国这么多的新富阶层强烈需求各种消费品。

其次,中国的工资水平正在快速增长,但中国的生产率的增长速度更高。精确的数字存在争议,但这种趋势却毫无异议。中国工人要求更多的工资,因为他们的工作带来高得多的利润。

第三,“中国是巨大的,它的劳动力池足够巨大和灵活以适应季节性产业”,Alix Partners是一架制造圣诞彩灯和玩具的公司,其经理人Ivo Naumann如是说。根据《纽约时报》的报道,一家组装iPhone的工厂在突然接到订单时,能够立刻把8000名工人从他们的宿舍召来并分配到组装线上——不是第二天,而是午夜。没有别的地方能如此灵活运行。

第四,中国的供应链是复杂和柔性的。长江商学院郑教授认为,正确衡量制造业竞争力不是通过单一比较劳动力成本,而是比较比较整个供应链。即使劳动力成本占据了四分之一,不可靠或不可用使其他地区与中国相比不存在可替代性。

Pacific Resources International(一家制造业咨询公司)的Dwight Nordstrom认为,中国电子产品制造的供应链如此之好,“至少10到20年没有地方能挑战这种主宰地位。这种优势同样适用于低技术含量的行业。”一家很多在中国沿海的鞋出口商的Paul Stocker说“中国几乎没有可替代性。”

中国内陆的工厂将取代它的沿海地区。这种预测是时髦的,对外国直接投资的官方数据支持这个观点:一些内陆省份,如重庆,它引进外资的力度已经接近上海。很多农民工不愿意回到沿海的工厂去是因为内陆省份的工作离家更近。

但制造商不仅仅是迁往内陆地区寻找廉价劳动力。何况,那也没便宜多少。华为,一家中国电信制造公司报告说,重庆的硕士学位工程师的工资比深圳的甚至只低了不到10%,Kolcraft考虑搬迁到湖北,但发现总成本最终将只比沿海地区低5-10%。

Topline考虑迁往内地,但发现巨大的额外成本。例如:用于出口的基础设施仍然是跟不上(一周增加了一次河运),物流未充分发展,Topline的整个供应链仍在沿海。它决定留在那里。

第三世界国家取代不了中国世界工厂的位置

内陆收益

迁往内地带来各种意想不到的成本。首先,新劳动法使关闭富裕地区的工厂变得更加昂贵,比如深圳。其次,从中国内陆地区船运货物到沿海,比从上海运到纽约更贵。此外,经理和其他高技能员工通常要求大幅加薪才同意从沿海城市搬移到偏远地带。

一些公司在中国内陆地区投资,主要是因为他们的消费者居住在那里。有这么多的内陆城市正在蓬勃发展,这是一个诱人的市场。但当讨论iPad和智能手机出口时,世界工厂的优势仍将在中国沿海省份。

当然,随着时间推移,其他地方将建立更好的道路、港口以及供应链。最终,他们将会挑战中国的沿海地区控制的基础制造业。所以如果中国蓬勃发展,那其制造必须向价值链上游转移。而不是组装那些在其他地方设计的复杂产品,他们需要多做设计。如同德国历史上一样,他们需要使产品具有更高的利润和提供更佳的服务来赚取更多利润。

一些中国公司已经开始已经这样做了。访问华为在深圳的庞大的企业园区是有借鉴意义的。这家公司由一个前军官创立,一直得益于政府多年来的扶持,但是现在它更像一个政府后盾的西方高科技公司。它的经理人员是一流的,其领导人多年来一直学习来自IBM和其他美国咨询公司的建议。它已成为高度专业的公司,其创新令人印象深刻。

华为2008年国际专利申请比任何其他公司都多。今年早些时候,它推出了世界上最薄的和最快的智能手机。有迹象显示,至少中国的民营企业已经认识到知识产权的重要意义。华为在为知识产权斗争,对手不仅有跨国公司也有中兴通讯,这样的同城竞争对手,中兴同样希望由低成本电信设备制造商向创新型消费品公司转变。

中国还没有足够多的华为。但是它吸引了大量的聪明的年轻人们想去建立一个华为。每年都有更多的“海龟”——海外学习或工作过的人返回祖国。许多人有着在世界上最好的麻省理工学院和斯坦福大学深造的经历。许多人亲眼目睹硅谷的作品。事实上,硅谷老兵们已经建立了许多中国最具创新精神的公司,例如百度。

我们很难跟上正在快速变革的中国,旧的成本集约已经像长袍马褂一样过时,下一步将是有趣的:中国要么创新,要么慢下来。

(原标题《Manufacturing: The end of cheap China》)

责任编辑:godstear4u
来源: 译言网
相关推荐: 学人中国经济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点: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